118彩图库彩图全部|118彩图库118论坛|118彩图库彩图玄机图

台儿庄战役,李宗仁是如何排兵布阵的

日期:2019-12-01编辑作者:118彩图库118论坛

这支地方军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川军!壮士出川不回还,他们中的很多人从此埋骨他乡。尽管如此,他们依旧遭受不公的待遇。由于装备落后,且是地方杂牌军,他们被很多所谓的正规军排挤,无人想要,给出的理由是“抗日不足,扰民有余”。 而正是这样的一支部队,用手里的汉阳造,甚至土枪,在徐州外围的滕县,打响了台儿庄战役的第一枪。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一、李宗仁判断失误,徐州北线空虚

淞沪会战失败后,蒋介石确定的下一个防御核心是武汉,对处于华北日军和华中日军南北夹击下的第五战区,本来没有报什么希望,只是要求其积极袭扰,将日军尽量牵制于津浦线,尽量迟滞日军进攻武汉的行动。

正因为只是“袭扰”,所以第五战区的部队最初全是杂牌军:

1、西北军:第3集团军6个师(韩复榘旧部),第3军团1个师。

2、东北军:第51军2个师。

3、川军:第22集团军4个师,第27集团军2个师。

4、桂军:第11集团军3个师。

5、杂交:第24集团军3个师(名义是4个师,但有一个已经在南京覆灭),其中1个师是东北军,1个师是西北军,1个师是江苏保安团和警察。

面对这么一群活宝,你能指望李宗仁怎么排兵布阵?所以李宗仁的命令是:“巩固鲁南山地,对津浦路北段和陇海路东段取侧击之势,牵制敌之南下或西上”,并划分了四个游击区,把战斗力较差的第3集团军、第3军和第24集团军全扔去打游击,其他的部队虽然指定为野战兵团,也是以防止南京日军北上为主,仅有第22集团军被安排在北线。可见李宗仁根本没判断出华北日军会大举南下。

李宗仁在战役中也犯了不少错误,但没有他的坚持,不可能有台儿庄的胜利

而且蒋介石也是这么判断的,他于2月4日下达了鲁南反击战的命令,第22集团军不但没有做防御准备,反而还奉命北上进攻邹县(日军为第10师团第63联队),当然这支川军装备低劣,是根本无力进攻1个日军联队的,所以只是进行了一些小规模袭扰。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除第20军汤恩伯部外,其余都是“杂牌军”,来自天南海北:张自忠第59军、庞炳勋军团原属西北军,李品仙第11军和廖磊第21军是桂系军队,孙桐萱第3集团军遗自韩复榘部,他们的装备、待遇、训练、升迁以及战斗力,均无法与嫡系相提并论。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的恨愤,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的胜利绝非完全是靠排兵布阵

中国军队向来都不缺少排兵布阵的计谋,也不缺少行军打仗的策略,恰恰是计谋太多,善谋而不善勇,在淞沪会战中,国军占尽先机,也装备了很多德械器械,但结果是什么?80万国军被30万日军吊打,最终我军伤亡30万人,日军伤亡4万人而彻底战败。

当时中国充斥着中国抗战必亡论,消极抗战,张学良三十万东北军一枪不放让出东三省,韩复榘不战而退让出山东省,汪精卫也认为中国无法战胜日本最后走了“曲线救国”的汉奸之路,只有李宗仁认为“不独无必败之理由,且最后胜利必归我国”。

可见李宗仁的抗战决心,在台儿庄开战之前,李宗仁到达第五战区,南面是刚刚横扫国军百万之重的日军精锐,北面则是日本的精锐板垣师团和矶谷师团,李宗仁的处境其实很危难,即使是这样,李宗仁始终对战胜强敌持有必胜的信念。

为了鼓舞士气稳定军心,让司令部一直设在徐州,这让那些参加抗战的军队更加坚定和日军一战到底的决心,实际上在台儿庄战役中并非全是李宗仁的桂系部队,还有原来的西北军,东北军,川军等,真正的中央嫡系部队只有第20军,是杂牌中的杂牌,大部分的杂牌军都是装备差,兵员不足,战斗力不足。

能够带领这样一支部队同心协力,共同去阻击敌人,一定很艰难,但是李宗仁却表示“若在上者能推心置腹, 一视同仁,并晓以国家民族的大义,和军人的天职”必能使官兵“激发良知,服从命令,效命疆场”。

只有这些问题解决之后,才是涉及到李宗仁的排兵布阵,没有勇气,没有决心,不能团结的队伍是不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的。

日本人要王铭章投降,他坚决不肯。他砸毁电台,亲自上西北城墙,指挥警卫连一个排进攻西门城楼,该排全部阵亡,而王铭章也腹部中弹,而后他用手枪饮弹殉国。当时滕县县长周同知道后,从城墙跳下,陪同殉国。

图片 1

台儿庄战役李宗仁如何排兵布阵

李宗仁十分了解自己指挥的部队,当时孙连仲到达徐州后,李宗仁就让孙连仲到台儿庄构筑防御工事,因为孙连仲的部队是西北军的底子,最善于防守。

当时李宗仁的想法是让汤恩伯部队让出正面,诱敌深入,然后一并歼灭,战斗打响后矶谷师团孤军深入,正中李宗仁的圈套。

真正开战时,汤恩伯在津浦线上与日寇做间断式抵抗,然后让开正面,日军直扑台儿庄,随后与孙连仲部队在台儿庄外围村落展开拉锯战,这是战役的第一个阶段,也是台儿庄外围战。

第二阶段,日军攻入台儿庄,我军与日军进行浴血巷战,这也是战役的关键之所在,西北军虽然出了很多伪军,事实上也是一支很能打的队伍,当年在长城喜峰口二十九军的大刀队其实也是西北军的底子,在巷战中,双方损失惨重。

第三阶段,汤恩伯军团回到台儿庄对日军进行包围,到4月3日进行反攻,一直到4月7日,台儿庄战役结束,中国守军以付出三万余人歼灭日军两万余人取得大胜。

这就是李宗仁在台儿庄战役中的“知己知彼,同心协力”思想做出的排兵布阵,可以看出来李宗仁的这一套组合拳符合中国的传统打法,和薛岳的天炉战法也有异曲同工之妙,那就是先吸引敌人进入到预定作战位置,然后再反包围,进行歼灭,最后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台儿庄整体的战役布局呢?本质上来讲是李宗仁一手策划的,李宗仁当时面临一个什么情况?南京失手了,山东韩复榘也直接丢弃山东直接跑路了,这个时候夹在中间的李宗仁等于要同时面对南北两线的敌人的夹击。

南北两线进攻的汇合地点在哪?徐州市,中国南北两方的铁路交通枢纽,功效这个地方抗日战场上面的日占区,江南北联线形成一条完整的贯通线,这样对于接下来的抗日作战行动来讲,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也是一次影响士气的行动。

所以徐州必须要守住,守不住徐州,那你接下来抗日作战将会面临日本人的全线入侵,也就是在漫长的中国的华北战场上,日本人可以随心所欲地挑选自己想要进攻的那个点发动进攻。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所以李宗仁学的要死守徐州,要守住徐州就必须得守住台儿庄,临沂等等一系列外围城市,不能够让徐州成为一座孤城。

但是日本人行动比较快,南线首先开始北上,拿下中国南京的日本部队开始急速北上,想要先拿下徐州,这时候8万国军将士面对3万多如狼似虎的日本士兵,实在是抵挡不住,李宗仁下令张自忠帅君前去驰援,就在这个时候,日本在北线的第五师团和第十师团也开始南下。

庞炳轩率领军队抵挡板垣师团,而第十师团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来到了台儿庄。

李宗仁觉得先得解决第五师团,让第十师团成为一支孤军,这样的话吃掉地实施团队,接下来作战行动有很大的好处,碰巧此时南线战场上面,日本的不对,由于突破不了防线,采取了防守的态势,这样的话,南线的佣兵压力一下子骤减,李宗仁赶紧把张自忠的部队给抽调出来增援庞炳轩先击退板垣师团。

这里就不得不佩服一下中国军人的品质,在这种国难当头的时刻,不计个人恩怨,庞炳轩跟张自忠两个人是有恩怨的,当听说增员她的是张自忠的时候,庞炳轩仰天长啸说自己完蛋了,张自忠怎么可能增援他呢?张自忠的部队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增员到庞炳轩的不对的时候,庞炳轩感到自己羞愧难当,自己是以小人之心肚了君子之腹。

在庞炳轩,张自忠等一系列国军部队的努力之下,终于击溃了坂垣师团,板垣师团除了分出一支支队去增援地孤立无援的第十师团以外,这个时候第五师团已经没有再次进攻的能力了。

剩下来的就是孙仲连正面在台儿庄与敌交战的第十师团,战斗可以说是异常的惨烈,日本大本营盯着台儿庄,只要胎儿装备第十师团拿下剩余的日军部队向其周围运动,那么本来用来包围第十师团的所有中国部队将全部会被包饺子,如果第十师团被中国军队给击溃了,把整个以徐州作为中心爆发出来的大的这个战役将会胜利,而台儿庄就是这个终结点。

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宗仁赶紧找到了蒋大校长,要求汤恩伯的部队必须出兵,是吧,因为本来在台儿庄战役初期,按照约定,汤恩伯的部队在台儿庄的周围伺机而动,汤恩伯掌管的是当时他要庄战役里面最精锐的中央军,这是受命于讲大校长的魅力,为了保存实力,看着自己的国军部队在和日本人厮杀,自己就是不动手,整支部队在山里面绕圈子,日本人还发现不了汤恩伯!张博彻底在战场上面消失了,李宗仁就算把报告扔在他脸上,他都不肯出兵,这个时候李宗仁觉得必须要找蒋大校长解决这件事情。

蒋大校长也终于把脑子给摆清楚了,(今日头条漩涡鸣人yy首发于悟空问答)知道台儿庄战役关乎中国抗日战场形势,赶紧下了一道命令说如果出了事情,所有负责此次战役的将领全部重罚,这种情况之下,汤恩伯出兵了。

本来跟正面的中国军队打成一个军事的日本部队,看中国还有预备役,而且如此精锐赶紧撤并,这样的话,汤博加入到了胜利的行列,虽然他这几场战役里面啥事儿都没干,有卖队友的嫌疑,但是蒋大校长管不着自己的不对症了,功劳那当然得好好奖励。

并且在这之后蒋大校长亲自指挥了徐州会战,不出意料,徐州会战虎头蛇尾,至于说李宗仁在这之后,蒋大校长就不让他领兵了。

台儿庄李宗仁的排兵布阵如下:

汤恩伯的20军团(缺第110师)及池峰城的第31师集结于峄县东侧和枣庄西北方焦山头附近一带的山地,于3月20日拂晓全线开始攻击,务先击破峄枣之敌,向临城、沙沟两地附近侧击,压迫敌于微山湖东岸而歼灭之。其一部集结于台儿庄北方地区,装备对峄县及其西北地区协力于主力之作战。

孙连仲的第2集团军(缺第31师)及第110师,应以一部在侯新闸以西运河两岸防御,待机渡河北上,主力控置于贾汪附近及荆山茅村镇间。

张自忠的第59军在费县集结整顿后,乘虚向藤县南北地区与由南阳镇附近渡河之第3集团军部队呼应,截击南下或北退之敌,对泗水方面自行警戒。

第3集团军(缺第51军)应超越济宁南北地区,再向兖州、皱县间及界河、官桥间,与张自忠的第59军及临城以南之攻击部队呼应,袭击敌之侧背,并阻止敌之增援或截敌归路。

庞炳勋军团迅速扫除汤头附近之敌后,以一部向莒县方向追击,主力集结于汤头附近布防,对沂水、蒙阴方面自行警戒,陆战队命归该军团之指挥。

台儿庄战役是徐州会战的组成部分。徐州会战的总指挥是李宗仁,其他主要将领是孙连仲和汤恩伯。

徐州会战总指挥李宗仁

日军占领南京后,欲攻占徐州。在初期沿津浦线进攻徐州的作战计划受阻后,改为先占领台儿庄,再占领徐州。

日军两路夹攻台儿庄:第五师团(板垣师团)坂本支队进攻临沂,第十师团(矶谷师团)濑谷支队进攻藤县。

李宗仁命孙连仲帅西北军的第二集团军守台儿庄。王铭章川军122师固守藤县。庞炳勋西北军第40军守临沂。

孙连仲将军在指挥作战

王铭章将军帅领的川军122师固守藤县数日,全军覆没,王铭章将军战死。濑谷支队攻克藤县后,一路势如破竹。1938年3月23日,兵锋直指台儿庄。

板垣师团坂本支队猛攻临沂数日。第40军庞炳勋部伤亡惨重。张自忠帅西北军第59军救援临沂。板垣师团伤亡惨重,始终无法攻克临沂。

矶谷师团与固守台儿庄的孙连仲部的战斗,是台儿庄战役的决战。濑谷支队得到矶谷师团支援后,强攻台儿庄。战斗异常惨烈。

4月3日,李宗仁下达总攻命令。汤恩伯部与固守台儿庄的孙连仲部合击日军。4月6日,李宗仁下达命令全线反击。西北军和中央军里应外合,浴血奋战,战至4月7日,消灭了日军在台儿庄的主力,矶谷本人带残部逃窜。

台儿庄战役最终取得胜利,国军以5万人的伤亡,消灭日军近2万人。

台儿庄战役能够取得胜利,有两大因素:一是李宗仁指挥有方。二是西北军、中央军、川军、滇军不分派系,精诚团结,不畏牺牲,奋勇杀敌。可谓一寸山河一寸血。

尾声:日军战败后,调集数个师团的兵力。欲合围参加徐州会战的70万国军主力。李宗仁命滇军第六十军坚守禹王山等阵地,掩护主力撤退。滇军将士浴血奋战二十多天,日军始终无法突破禹王山防线。主力跳出日军包围圈后,第六十军奉命撤退。滇军将士为掩护主力撤退,伤亡过半。可歌可泣。

附录:台儿庄战役虽然中国军队获胜,但徐州沦陷。整个徐州会战失败了。中国军队在淞沪会战、忻口会战、徐州会战、兰封会战、武汉会战等一系列失败后。于1939年5月,终于取得了抗日以来的第一次会战胜利——随枣会战。随枣会战总指挥是李宗仁,主要将领是李品仙、张自忠。

台儿庄之战,实际上是中日双方都没有预料到的。所以在李宗仁事先的排兵布阵中,我们看不到台儿庄的影子,台儿庄之所以成为整个战役的中心,完全是双方互相误判的结果。

孙震部刚在滕县部署就绪,矶谷师团就发动攻击。日军以数十架飞机、30余门大炮狂轰滥炸,滕县守军师长王铭章督战死守。在兵尽粮绝之时,王铭章见援军无望,给孙震发电,表示:“决心死拼,以报国家。”

图片 2

抗战中国军经常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对日军形成战场优势,但随着日军援兵到来,形势逆转,台儿庄战役算是为数不多的例外。

(津浦线北段作战)

在山东战场,主要是津浦线与胶济线两个战场,津浦线方面随着韩复榘的南撤,日军逐步深入,占领泰安、曲阜;胶济线常年被日本所影响,难以防守。到1938年初,日军已经到达临沂以北。

日本的野战能力较强,作战喜欢几个战役方向向心攻击。津浦线组建第十师团濑谷支队,临沂方向组建第五师团坂本支队南下作战。

(李宗仁)

1937年底,李宗仁担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1938年初,韩复榘被处决。李宗仁在两个方向进行作战,南线保持守势,防御淮河,并且在二月份左右与日军形成对峙。北线保持攻势,争取收复济宁、汶上重镇,保持防御优势,但国军攻坚能力有限,伤亡惨重,且不久就转入攻击,国军进入防御状态。

(台儿庄战役)

和滕县保卫战同时爆发的是临沂保卫战,滕县北面的守军被日军绕开直接攻击师部,且援军来的晚了;在临沂方面张自忠的59军强行军到达临沂,达成战役突然性,重创坂本旅团,双方进入对峙状态。

可以说到三月中旬末,徐州南线、东北面的日军都与国军进入对峙状态,而第十师团的濑谷支队还在进攻。这就造成了孤军深入的现象。在台儿庄方向,日军顿兵坚城之下。而且李宗仁手里还有汤恩伯所部八万中央军。

(徐州会战)

到这时候,在台儿庄作战八日的日军遇到了齐装满员的中央军自然吃不消,且坂本支队也被52、75军击退。日军在遭受重大伤亡后,开始北退。

此战,李宗仁协调各地部队方面比较成功,在用兵上比较灵活。比起功败垂成的忻口、兰封、广济都出彩不少。但如果依据他回忆录写的,那就错误不少了。

欢迎关注、点赞、吐槽,我是一枚明粉,给你不一样的史学评析,期待你的评论,期待你的分享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图片 3

李宗仁1938年指挥台儿庄大捷一战,持续一月余,再次巩固了自己在国军中的地位。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这支地方军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川军!壮士出川不回还,他们中的很多人从此埋骨他乡。尽管如此,他们依旧遭受不公的待遇。

四、大捷虽不完美,精神意义深远

但是中国军队的胜利也到此为止了。两个日军支队北撤到峄县后,在峄县南北山地占据有利地形防御,中国军队攻击不利,李宗仁遂请求增兵,准备围歼这两个支队,但由于4月18日日本第2军转入进攻,中国军队被迫从徐州突围而未果。

此战虽号称台儿庄大捷,可惜由于攻击部队动作不迅速、不坚决,未能及时切断日军后路,致使日军主力安然逃走,并未成建制歼灭日军大队级别的单位,仅给参战日军各部造成严重损失,尤以第63联队为最,而参战之中国军队损失则数倍于日军。战略上其实也并未有过大意义,因为此次日军南下本来就是一次旅团级别的清剿式作战,未料到中国军队战斗意志之顽强和李宗仁歼敌决心之坚决,陷入以寡敌众之不利局面。台儿庄大捷的真正意义在于精神层面,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坚定了中国军民抗战到底的决心。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图片 4

2018年4月8日,国泰民安之时,为台儿庄战役国军牺牲将士八十周年祭!

台儿庄位于江苏与山东交界处,毗临大运河,南踞徐州仅30公里,是逐鹿中原的兵家必争之地。1938年日军在徐州会战第一阶段有些轻敌,仅使用三个师团南北对进夹击徐州,其中北路两个师团,即从河北方向突破的坂垣征四郎第5师团和从山东南下的矶谷廉介第10师团,以及华中派遣军从江南北上的荻洲立兵第13师团。

驻跸徐州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战役指导思想是南顶北杀,即截击第13师团困其于淮河两岸不致深入,战区主力重点迎击北路日军两个师团;为完成战役部署,命令西北军庞炳勋部阻击坂垣师团,命令川军死守矶谷师团来犯路线,以桂系主力和东北军于学忠部负责南线截击荻洲师团,张自忠第59军由战区直属,中央军汤恩伯部第20军团置于内线为预备队。

一,张自忠将军南挡北杀。

桂系李品仙21集团军主力在于学忠51军的配合下顽强抵抗,不断迟滞日军第13师团的北上,抗战初期的日寇战斗力至为强悍,3万日军几乎要突破8万中国军队的淮河防线,李宗仁急命桂军王牌第7军和张自忠59军星夜驰援 ,众军合力,终于将日军南线第13师团大部阻于淮河两岸,日军伤亡惨重进攻势头顿减。

与此同时,北线仅有5个团的庞炳勋第3军团与坂垣师团在临沂接火,庞炳勋力战不退,但因力量悬殊危如累卵,李宗仁再急电张自忠北上增援,张将军不念旧怨,督师在24小时内完成了从南线脱离到达临沂的任务,由于日军估算张部需三昼夜才能抵达,不防59军的侧后掩杀,第5师团大败,坂垣大衣手杖全甩,羞愤几欲自杀。

二,池峰城死守台儿庄不退。

战役进行到这一阶段,五战区面临之敌仅剩孤军深入的矶谷第10师团了,矶谷一路南下台儿庄,遭遇川军层层阻截,王铭章将军在腾县殉国,1938年3月20日,装备和火力均占优势的矶谷师团主力再陷枣庄,进抵台儿庄城下,随即开始攻城。

李宗仁以第2集团军孙连仲所部固守运河防线,编成内第31师池峰城部死守台儿庄,中日两军在台儿庄内杀成一团,在巷战中西北军再次抡起大刀反冲锋,危急时刻池峰城命炸运河浮桥,全师背水一战无不拼命,致使日军虽然占领约3/4的城区,就是赶不走玩命的31师。

三,关麟征将军大破坂本顺。

台儿庄日军久攻不下,外围中国军队反包围圈渐次形成 ,矶谷廉介形势大为不妙急呼增援,日军从第5师团抽调坂本支队自临沂方向拼死来援,一直在峄县山区待机的汤恩伯所部,立即派出关麟征第52军和王仲廉第85军侧击之,关麟征以迅猛动作将坂本顺少将的旅团级兵力拦腰截断,经二日血战,逐坂本支队不得不远离台儿庄战场。

至此,外围日军均被击退,第五战区以五倍兵力完成了对日军第10师团主力的战术包围,只要台儿庄不失,日军则不能凭城固守待援,中国军队必将围歼矶谷于台儿庄城下。蒋介石专电守城部队:“台儿庄屏障徐海,关系至巨。。。如果失守,不特全体官兵应加重罚,即李长官、白(崇禧)副总长、林(蔚)次长亦有处分”,池峰城表态:我师绝对战斗到底,以报国家,以报委座知遇之恩。

四,汤恩伯军团落子收官。

一方面汤恩伯想让攻城日军再消耗些 , 一方面汤军团主力两个军逐完坂本支队还没有归建,虽然有些磨蹭,绝不是传言中的见死不救。在蒋介石和李宗仁叠电严令下,中央军第20军团所部之第52第75第85军克日抵达台儿庄城外。

1938年4月3日,李宗仁下达总攻击令。

孙连仲第2集团军和汤恩伯第20军团内外夹击奋勇杀敌,日军矶谷师团主力终于崩溃,炸掉全部搬不走的物资,杀死全体重伤员,开始向西北方向突围,由于汽油弹药均将耗尽,日军溃逃极为狼狈,4月7日,日军残部逃离战场。

台儿庄战役中国军队重创日军两个精锐师团,毙伤日军12000人,俘虏700余人,是国民党在抗日战争初期取得的第一次大胜,极大振奋了全民族抗战精神。

台儿庄大捷是中国中国全面抗战后国民党在正面战场取得的第一次大规模胜利,该次战役是李宗仁一生指挥过的最漂亮的战役,该次战役鼓舞了全民族的抗战士气,通过这次战役也展示了李宗仁的军事才华和能力。

刚结束不到半年的淞沪战场上,他的嫡系部队,包括有着嫡系中的嫡系之称的87、88师以及精锐的中央教导总队和各部支援淞沪战场的148个师及62个旅,共计80余万人阻击日军都以失败告终。

1938年,受伤还未痊愈的士兵奔赴战场

二、日军轻兵南下,李宗仁策划请君入瓮

中方做出了误判,日方也没好到哪去,由于认为中国军队“损失约为80万”,徐州空虚,3月13日,日本第2军命令第10师团占领大运河以北,第5师团以一部配合。于是第10师团派遣濑谷支队(一个加强旅团)南下进攻滕县,第5师团派遣坂本支队(一个加强旅团)进攻临沂(沂州)。

李宗仁得知日军进攻后,立即请求蒋介石将在河南东部的第85军(中央军)调入第五战区,他的本来打算是由第22集团军正面防御,第85军侧面迂回,将日军歼灭于滕县以北。这个理想很美好,但李宗仁明显对中日双方的战斗力差距不甚了解,濑谷支队仅用了4天时间,就将第22集团军击破,占领滕县、临城(看过铁道游击队的人会很熟悉这个地名)。而第85军则不愿硬抗,退至峄县。濑谷支队继续南下,第85军放弃峄县继续撤退。

在临沂方面,李宗仁命令刚刚划入第五战区的第59军(西北军)驰援第3军团。这两支西北军倒是比川军强悍得多,在临沂顶了坂本支队1个多月,伤亡数以万计,始终守住了临沂。

第31师师长池峰城,他本来以为只需要守3天,没想到是半个月;他本来以为自己是配角,却没想到成了主角。但不管剧本如何,他坚持守住了,就是英雄

由于濑谷支队来势汹汹,蒋介石便将第20军团(中央军,7师)和第2集团军(西北军,4师1旅)划归第五战区。有了这两支生力军后,李宗仁又打起了围歼日军的主意,具体安排是第31师(西北军)佯攻峄县,将其牵制住,第20军团从侧背攻击。第20军团长汤恩伯为此向敌31师长池峰城拍胸脯,表示一日之内即可回援。池峰城信以为真,于3月23日北上佯攻。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1938年,台儿庄战争中的巷战

秦右史,原创通俗历史,专注民间文化。

台儿庄战役为1938年3月至4月中旬中国军队在山东省南边台儿庄与意图由山东分两路进攻徐州的日军进行的战役,这场战役是中国抗日战争中徐州会战的一部分。中国军队在以徐州为中心地区与日军激战,史称徐州会战。日军第5师团主攻临沂,第10师团主攻滕县、临城、台儿庄,均遭国军击退。因为是对日抗战爆发后国军首次取得的胜利,又称为台儿庄大捷。但当时的日本帝国陆军论点并不认为他们撤退代表战败,日军认为即便这场局部冲突伤亡不小,但是这场战役只是在扩张纵深的接触战,而非日军大本营派令的正式作战任务。

李宗仁将军在台儿庄

1938年,中国军队行军,热血男儿奔赴战场

美国合众社战地记者爱泼斯坦认为,台儿庄大捷更是“人民之战”。

同时,也加强了当时全国抗战的决心,成为李宗仁后来最大的政治资本之一。

在当年3月份之前,日军疯狂进攻叫嚣,山东归仁镇陷落,手握重兵的韩复榘出于自保,未战而走,拒绝接受李宗仁的命令,导致了严重的后果,济南、博山、莱芜和泰安等地,相继丢失。日军北方第2军矶谷廉介,志得意满。同时,南京等日军部狂言连贯南北战场,沿着津浦铁路南北双向,夹击徐州。李品仙第11集团军和于学忠第51军,利用淮河、淝河、侩河等地形优势,初步阻止了日军的北进速度。

1938年2月之后,国民政府就制定了遏制日本攻势的规划,这是国民政府抗战期间为数不多实施最成功的战略之一。根据李宗仁提交的报告,想要以山东和江苏为主要作战范围,收复鲁中等地,各部配合策应,成多元拱卫之布局,运河两岸陈兵待命,司令部就设于台儿庄南面的徐州,决战鲁南。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就是国军主力由峄县东南方及东北方山地,侧击南下之敌,最终把日军聚歼于临枣支路与韩庄运河间地区。这本来是一个战略规划,最终成功了一部分。国军打算阻击之时,日军一挫于临沂,二阻于藤县,三败于枣庄台儿庄,这是一个连锁性结果。中国方投入约29万兵力,日军参战人数约5万人。

战役爆发之后,池淮阻击战,济宁、汶上攻击战等战场如火如荼。白崇禧、孙连仲、汤恩伯、张自忠、田镇南、关麟征、池峰城、王铭章等将领,都协同参与了这次战役。台儿庄战役最困难时期,蒋介石亲赴台儿庄南站观战,勉励池峰城,士气大振。此时,31军作战于津浦路,张自忠、庞炳勋部酣战临沂,第20军团汤恩伯部积极配合。李宗仁根据战场的具体情况,做出放弃攻击峄县枣庄之计划,迅速以主力向南转进以歼灭台儿庄之敌。

除此之外,新四军也对台儿庄战役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张云逸部进入蚌埠、徐州、合肥三点之间作战,牵制由南京渡江北上的日军,策应李品仙部,促成了台儿庄大捷的胜利。

总而言之,台儿庄战役一个多月打得非常惨烈,有的团连几乎成建制战死,还有过巷战争夺战和拉锯战,可谓是抗战史上的恶战之一。可以说,罪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在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英勇抗争中,筑成了血肉长城,最终取得了伟大胜利。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军不惜死,奈何以死惧之!

图片 5

1938年,中国军队采取巷战与日军周旋。此图展示了中国军队的英勇顽强,后来被收录到了中学历史课本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中国军队战斗序列

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副司令李品仙

第二集团军:原西北军改编总司令孙连仲,参谋长王范庭(左翼兵团)第30军:田镇南第30师:张金照第31师:池峯城,副师长康法如第42军:冯安邦第27师:黄樵松独立第44旅:吴鹏举第二十军团:中央军嫡系军团长汤恩伯,参谋长万建藩(右翼兵团)第13军:汤恩伯第110师:张轸第52军:关麟征第2师:郑洞国第25师:张耀明第75军:周碞第6师:周碞第139师:黄光华第85军:王仲廉第4师:陈大庆第89师:张雪中炮兵第4团 孔庆桂炮兵第7团炮兵第10团一连第57军第333旅王肇治第13军骑兵团骑兵第9师:张德顺第13师:吴良琛第87军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战斗过程

3月15日:

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电令第二十集团军汤恩伯(中央军)部: 敌于津浦路北段增加兵力,大举反攻,我滕县守军兵力薄弱,已奉准调第二十军团第85军驻归德之一师,迅开滕县为守军之总预备队。

汤恩伯呈报蒋中正:第4师正向临城集结,第89师本晚由归德向临城开始输送,两师主力拟集结临城东北地区,待机出击。拟恳准调第52军输送徐州待命,避免分割使用,以益战局。

蒋中正电令第二十集团军:令第85军开临城,限17日拂晓前到达,第52军即开归德待命。

汤恩伯下达命令:津浦北段情况紧急,本军团奉令策应该方面作战。第85军即日由归德以铁路输送临城集中,相机策应第二十二集团军之作战。第52军本日即徒步由亳县出发,限16日到达归德,乘车开徐州集结待命,18日前应全部到达。第110师在蒙城集结警戒。

李宗仁电令:铁路正面,敌已突破界河,滕县吃紧,第4师先头之一部,应即开滕县附近增援。

3月16日:

国军滕县阵地已遭日军突破,第二十二集团军除第112师王铭章守城之外正逐步撤退。第85军增援抵达临城,第4师第20团在龙山、虎山一带与日军接触,日军主力企图前进枣庄袭击国军侧背;第89师占领临城与官桥阵地以保卫铁路安全。

3月17日:

日军步兵63联队以30余辆战车及空军优势猛攻官桥阵地,国军增援受阻,官桥、临城相继失守,第89师向井家峪附近撤退。

3月18日:

国军第85军第4师在峄县附近与日军机械化部队激战,峄县当日晚间失陷。下午,日军步兵第10联队完全占领滕县。

3月20日:

日军第10师团向濑谷支队下令:应确保韩庄、台儿庄运河之线,于警备临城、峄县之同时,尽量派遣多数兵力向沂州方面突进,协助第五师团战斗

3月20日,徐永昌日记:津浦滕县孙震、邓锡侯川军败退已过运河,当汤恩伯进援时,孙震谓滕县尚在我手中,汤以随到之一旅急进,不料滕县早失,敌大部南冲,汤之一旅几于覆没。

矶谷所部于攻下滕县临城后,即以主力东移,目的在占领台儿庄渡河之铁路公路要口,以便渡运河而袭徐州。

3月21日:

国军第13军第110师抵达运河南岸接替河防任务,第52军北渡运河准备协同第85军向峄县反攻。

3月22日:

第二集团军第31师到达台儿庄暂归第二十集团军指挥。第52军向洪山镇集结。

李宗仁电令:第二十军团配属第31师主力,应于24日拂晓开始攻击,务先击破峄县、枣庄之敌,再向临城、沙沟两地侧击,迫敌于微山湖东岸而歼灭之,另一部集结台儿庄北方,准备对峄县及西北地区,协力主力之作战。

3月23日起:

日本军即以其主力猛攻,声势甚盛,直迫台儿庄城下。至4月6日,日军主力逐次加入台儿庄阵地。

3月25日:

第52军在兴隆山、野葛埠与日军赤柴大佐第十联队遭遇,日军不敌攻势撤退至南安城,国军乘胜追击,收复南安城与纪官庄、谭河等村落。

3月25日,徐永昌日记:林蔚由徐州电话谓台儿庄北面之敌经击分三路后溃。峄县有敌34千,战车数十。枣庄有敌2千,韩庄敌不过数百,已略向北移动。庞炳勋于临沂告急;张自忠回援已到。

3月26日:

第二集团军(原西北军)总司令部抵达台儿庄,第31师归还建制。日军第10师团长要求濑谷支队长从事果敢的攻势。

3月26日,日军台儿庄派遣队发出电报:

敌军兵力约三个师,城内火车站附近并有列车炮。派遣队等待增援,拟于27日开始攻击。战死20名,受伤112名,突入城内失踪者15名。

3月26日,国军孙连仲电令: 军以歼灭由峄县南下增援敌人之目的,拟27日拂晓开始攻击;以第27师为主攻部队,第31师扼守原地小部袭击当面之敌,独立44旅相机助攻断敌归路。

3月27日:

中华民国空军第2大队奉令进驻战场,协助国军陆军作战,但是直到4月3日、4日、5日才升空助战协助地面部队,损失数架战机后移防至武汉。

第二十集团军接到第二集团军电报: 台儿庄寨墙北部被敌炮毁,突入约三四百人,与我方混战,峄县之敌约二千余人,炮十余门,战车十余辆,分途南下,一部乘车至北洛,向台儿庄急进

李宗仁电令第二十军团:该军团即放弃峄县、枣庄之计划,速以一部监视当面之敌,以主力向南转进,先歼台儿庄之敌

汤恩伯电令:敌主力本日猛攻台儿庄企图渡河南窜,正与我孙集团激战中;本军团拟全部南进夹撃协同孙军一举将敌聚歼于台儿庄附近;第52军应于本晚星夜由傅山、青山一带向南下之敌夹击,并与孙集团军切取联络;第82军应以一部占领云谷山黄山马山一带,牵制郭里集一带之敌主力

3月28日:

早晨,日军台儿庄攻击兵力增强开始对台儿庄展开攻势,日军虽一度突破台儿庄北垣,但最终仍被池峯城之31师所驱退。第85军第4师在黄山、马山与日军千余人激战。

汤恩伯下令: 第52军应以主力确保女峯山、石城岗一带,同时选派有力之三个团,附全部山炮及战车炮,迅速驰援台儿庄,协力第二集团军夹击南攻台儿庄之敌;第85军应以主力占领抱犊岗一带高地,实行佯攻枣庄、峄县,以牵制敌之主力

3月29日:

濑谷支队方面战况紧迫,步兵第10联队及步兵第63联队会合试图控制住台儿庄城的南门与东门;但第二集团军采取白刃战与日军拼杀,在整个集团军伤亡七成的情况下,守城的31师师长池峯城仍与他的部下持续对濑谷支队力战死守,使日军伤亡激增因为台儿庄战线僵持不下,且可能遭包抄,坂本支队主力停止对沂州攻势,由临沂战线撤离南下援救濑谷支队。

3月29日,汤恩伯下令:

临沂南进之敌步骑兵三千余,炮二十余门,战车十余辆,有援台儿庄附近之敌,威胁本军团侧背之模样,第52军主力以洪山镇为轴,外翼经该镇东北转向向城、爱曲席卷,将敌卷入我包围线内。

3月29日,蒋中正电令第二集团军:

台儿庄屏障徐海,关系第二期作战至钜,故以第二集团军全力保守,即有一兵一卒,亦须本犠牲精神,努力死拼,如果失守,不特全体官兵应加重惩,即李长官、白副参谋总长、林次长亦有处分。

3月29日,第二集团军传令各部官兵“犠牲到最后一滴血,奋斗到底”:

本日拂晓,军事全力猛攻当面之敌,为督饬各部作战,派冯军长安邦赴右翼27师督战,田军长镇南赴左翼30师、31师督战,对退缩不前与作战出力官兵,确实执行惩奖。

3月30日,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电令汤恩伯军团: 敌主力似已南下,其一部绕出台儿庄东侧第27师背后,企图由万里闸方面渡河,包围我孙军后方,着贵军团长以一部监视峄县,亲率主力南进,协同孙军肃清台儿庄方面之敌,并限明日拂晓到。

3月30日,第52军关麟征电示第31师池峯城: 军以任务关系,不克及时南来,殊引之憾,现奉命以全部攻击台儿庄之侧背,30日午后可与敌接触,我辈铁血男儿,决当与敌一拼也!

3月31日:

李宗仁与白崇禧亲自到台儿庄郊外,指挥歼灭入侵台儿庄之日军。

4月2日:

蒋中正调黄光华之第139师及周碞之第6师向台儿庄增援,战况好转。

4月3日:

日本华北方面军接到大本营准备实施徐州会战的电令。

4月3日,李宗仁命令第二十集团军: 敌第10师团及第5师团之一旅,经临沂、台儿庄诸战后伤亡极大,本战区以迅速合围歼敌人之目的,决于明三日开始全线总攻击……

日军控制台儿庄五分之四地方,国军第三十一师伤亡过半,国军第二十七师、第三十师在增援部队支持下进攻,4月5日增援云南国军切断日军运输线,800名台儿庄日军至次晨被完全包围消灭。

4月4日:

深夜,孙连仲打电话给李宗仁,请求撤退到运河南岸,李宗仁命令死守。:“敌我在台儿庄已血战一周,胜负之数决定于最后五分钟”孙连仲见李宗仁态度坚决,回答:“好吧,我绝对服从命令,整个集团军打完为止!”。此时,台儿庄全庄几遭敌军占领,国军守庄指挥官第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深觉如此下去,必当全军覆没,乃向孙连仲请示,可否转移阵地。后来汤恩伯军团在日军背后出现,濑谷支队撤退不及,陷入国军重围。汤恩伯军团的出现,对日军参谋本部也造成一定震撼;因为在战役前半段与他们战斗的都是地方军阀部队,而“蒋中正的中央军”出现在这个战场,表示国民政府的主力已经在这附近,状况又变得更加复杂。在汤军团强大炮火支援下,台儿庄内国军以敢死队队长仵德厚冲入日军阵地。日军坂本支队陷入苦战,由于后方被国军截断不得不从第10师团接受弹药补充。

4月5日:

汤恩伯第十三军在台儿庄以北20英里之洪山镇俘虏几百名日本人并缴获野战炮。以中央军汤恩伯军团卷击台儿庄日军侧背,最终取得台儿庄战役胜利,以毙伤日军一万多人的战果成为近代日本第一次军事挫败。中国老百姓给国军当向导,照顾伤员,甚至在日军炮火下也不离开部队,许多人拣起死者枪支,参加战斗。

4月5日,蒋中正电令第二十军团:

台儿庄附近会战,我以十师之众,对一师半之敌,历时旬余,未获战果,该军团居敌侧背,态势尤为有利,攻击竟不奏功,其将何以自解,即应严督所部,于六七两日,奋勉图功,歼灭此敌,毋负厚望,究竟有无把握,仰即具报为要。

李宗仁电军令部: ……当面之敌约三联队以上,炮40余门,战车三四十辆,……今日复以战车连续攻击,炮火集中轰炸2000发以上,附近村落民房毁成平地,我阵地官兵亦多同归于尽……。统计各部伤亡最为惨重:第27师仅余战斗员约2000名,第31师余1400名……

同日,坂本支队得到直属上级第五师团师部命令:“准备将部队转移至攻略沂州”。为何日军在台儿庄尚未攻陷时下达这个命令,板垣征四郎后来辩解的理由是说他以为台儿庄已经被攻下,但也承认“当时师团内部的情报极为混乱所以误认”。无论理由,在台儿庄周边的日军认为不用打下去了,因此坂本支队长当天晚上和濑谷支队长连系,表示明天(6日)将要反转战线后撤。这决定了隔天濑谷支队的命运。

4月6日:

李宗仁赶到台儿庄附近亲自指挥部队,对第十师团发起了全线出击,日军机动车辆多被击毁,其余也因缺乏汽油而陷于瘫痪。濑谷支队在台儿庄与峄县城周边。

4月6日,汤恩伯呈覆蒋中正:当面之敌经各军奋勇猛击,歼敌过半,已严令各军迅向台儿庄攻击前进,临沂西南中村附近之敌,似有南进模样,……如敌不再增援,当可于今明两日,将该敌压迫于台儿庄以北附近地区歼灭之。蒋中正令白崇禧李宗仁转知会:张自忠部、庞炳勋部于向城临沂等处游击,阻断日军合围台儿庄,防止敌军会合。

在此同时,昨晚得知友军撤退的濑谷支队长在“没有接到攻占台儿庄命令”、“没有接到撤退命令”的情况下权衡后,也在4月6日日落开始准备撤退。

4月7日:

凌晨1时,国军发动反攻,以孙连仲第2集团军为主组成的左翼兵团和以汤恩伯第20军团为主组成的右翼兵团在台儿庄及其附近地区大举反攻。双方便展开了巷战、肉搏战,一时间,台儿庄城内枪林弹雨,血流成河。李宗仁命令部队猛追。日军向峄城、枣庄撤退。至此台儿庄战役结束。

谢邀:77事变后,全面抗战爆发,徐州,地处津浦铁路与陇海铁路交汇点,为苏鲁皖豫四省要冲,中原和武汉的屏障,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1938年初,日军华北派遣军兵至黄河南岸,华中派遣军调集重兵于津浦铁路南端,矶谷廉介第10师团试图攻占徐州,打通津浦铁路,使南北侵华日军连成一片,进而兵进中原。台儿庄,位于徐州东北大运河北岸,日军如攻下台儿庄,既可以南下赵墩,沿铁路西进攻占徐州,又可以北上策应板垣征四郎第五师团,切断国军汤恩伯,张自忠,庞炳勋等各部后路。

从三月下旬开始,第五战区下属孙连仲第2集团军,池峰城第31师,以及汤恩伯20兵团主力85,51军以及卢汉第60军,庞炳勋第3军团,邓锡侯41军等部队,在台儿庄附近与装备优势之日军鏖战一个多月,最终粉碎其攻占台儿庄,进占徐州的计划,此战日军损失(毙伤病失踪)达到11984人。

以下就援引李宗仁本人在抗战后的回忆录,来向大家揭示担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的他,在台儿庄之战以及后续的运筹帷幄:

我(李宗仁,下同)在六安就任省政府主席后回到徐州时,已经是二月初旬,鲁南保卫战进入紧张阶段,敌军板垣,矶谷两师团正以台儿庄为会师目标,并策应津浦铁路南段敌军攻势,试图合攻徐州....

民国27年(1938年)1月12日,板垣师团自青岛崂山湾,福岛两处强行登陆....占领青岛后,沿胶济铁路西进,至潍县转南,进逼临沂,与津浦铁路线上矶谷师团取得呼应,齐头猛进。

板垣,矶谷两师团为日军最顽强部队,其中军官士卒受军国主义荼毒最深.....2月上旬临沂告急,临沂为鲁南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如此紧急关头,只有就近抽调原镇守海州的庞炳勋军团,进驻临沂。庞部只有5个步兵团,实力尚不够一个军。但庞君年过花甲,久历戎行,能与士兵同甘共苦,廉洁爱民,所以这一支部队实力虽小,却是一支子弟兵,有生死与共的风尚。

庞部奉令编入五战区序列之初,即来徐州谒见。我便推心置腹,诚恳地告诉他说,论年资,你是老大哥,我是小弟,本不应该指挥你,不过这次抗战,在战斗序列上,我已经被编列为战区司令长官,于公,我是长官,于私,我们是如兄如弟的战友,不分什么上下。我又说,我们在内战中搅了二十多年,虽然时势逼人,但太没有意义了,败虽不足耻,胜亦不足武,今日天如人愿,我们有一个抗日报国的机会,能为国家民族战死沙场,也是死得其所。

庞炳勋听了很感动,说长官德威两重,我们当部属的,能在长官之下,为国效力,万死不辞,请长官放心,我们这次不会保存实力,一定同敌人硬拼到底。

我随后,命令本战区兵站总监石化龙为庞部第三军团补充弹药装备,然后命其出征,全军东行之日,我亲临训话,见士卒欢腾,军容殊盛,俨然是一支劲旅。

二月下旬,敌我两军在临沂县城发生攻防激烈的战斗,板垣师团以优势兵力,配属山炮一团,骑兵一旅,向庞部猛扑,庞部五团兵力据城死守,敌军伤亡枕藉,不能越雷池一步。

稍后,我方援军张自忠将军59军,自豫东奉调至津浦铁路增援,张部按照命令系南向开往淮河北岸,增援于学忠部,我遂临时急调其全军北上临沂,支援庞部作战。

张部以急行军出发,于三月十日黄昏后感到临沂郊外,翌晨,当敌军攻城正急之时,59军与守城部队取得联系,乃约定时间向敌人展开全面反攻,临沂守军见援军已到,气势大振,开始出击,两军内外夹攻,如暴风骤雨,板垣师团不支,仓皇撤退。张,庞合兵一处,穷追一昼夜,敌军无法立足,一退90余里,缩入莒县死守,沿途敌军遗弃尸体众多,器械弹药损失尤大,此乃台儿庄大战前,一出辉煌的序幕战。临沂大胜的最大收获,是将板垣,矶谷师团拟在台儿庄会师的计划粉碎,造成尔后台儿庄血战时,矶谷师团孤军深入,被我围歼的契机。

七七事变后,张自忠以北平市长身份,忍辱负重,与敌在北平城内交涉,外界不明真相,误以张氏为卖国求荣的汉奸,群情汹汹,张氏百喙莫辩,后重归军中,说“今蒙长官成全,恩同再造,我张某有生之日,当以热血生命以报国家”。尽管如此,以张部援庞,我也有顾虑,因为张与庞有一段私仇:民国十九年中原大战,庞,张都是冯玉祥麾下健将,称兄道弟,不料庞氏倒戈反冯,出其不意袭击张自忠部,张氏几遭不测,故此次调来徐州战场,曾私下表示,在任何战场皆可以死相拼,唯独不愿与庞炳勋协同作战,结果临沂一战,张自忠大义凛然,捐弃前嫌,及时增援,从此庞,张二人成为莫逆之交。

此时,板垣虽败,矶谷师团却因韩复榘不抵抗的影响,日益向南推进,值此紧要关头,我军另一部援军,22集团军川军邓锡侯部(下辖41军,45军)适自郑州前来增援,我遂急调41军孙震部(下辖122,123两师)前往邹县堵截,45军跟进为预备军,进驻滕县。但两军刚至,邹县已失,41军乃以122师王铭章部据守滕县,124师在外围策应。敌军以快速机械化部队南侵,将滕县包围,以重炮,战车与飞机猛攻,王师长率部死守,血战三昼夜,终以力有不逮,为敌攻破。王师长以下,全师官兵殉城,至为惨烈,然王部之血战,将敌军南下步伐延缓,使我增援部队汤恩伯,孙连仲部得以及时赶到参战,为台儿庄大捷奠定胜机。

川军出川抗战,仓促出师,长途跋涉,沿途兵站补给不利,对军纪不无影响,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均不肯接收,白崇禧自武汉来电问我,娓娓陈述,问我是否能够接纳川军,我正愁兵力吃紧,无兵可调,立刻回复“好得很啊,好得很啊,诸葛亮扎草人做疑兵,他们总比草人好些吧,请你快调来!”邓,孙两人见到我,感激不尽,说“天下之大,无处容身,李长官肯要我们到五战区来,真是恩高德厚”

我随即电告军委会,拨出新枪500支,又于五战区库存中,拨出大批子弹与迫击炮,交两军补充,适矶谷师团自济南沿铁路南下,我遂调川军两军前往堵截,出发前,我亲临训话,以诸葛亮统率川军北上伐魏的英勇故事,希望大家效法先贤,杀敌报国。川军不负众望,以重大牺牲,阻敌南下,完成作战任务,为川军抗日史上最光荣一页。

此时,汤恩伯20军团和孙连仲集团,也从河南一战区前来增援,首先抵达徐州的是汤恩伯20军团,下辖2个军(52军关麟征部和81军王仲廉部)共计五个师(第二师郑洞国,25师张耀明,第四师陈大庆,89师张雪中,110师张轸)装备齐全,配属150厘米德制重型榴弹炮一 营,为国军中的精华。

随汤部之后抵达的是孙连仲第二军,虽然名义上下辖两军(30军田镇南,42军冯安邦),但由于参加山西娘子关作战,牺牲颇大,所有实际可以参加战斗的只有3师(27师黄樵松,30师张金照,31师池峰城)我当时的作战计划,是让汤恩伯部让开津浦铁路正面,诱敌深入,我判断以日军之骄狂,必然不待蚌埠方面援军北进呼应,就直奔台儿庄,以期一气攻下徐州,夺取打通津浦铁路的首功。我正要利用这种心理,设成圈套,请君入瓮。

敌矶谷师团果然自滕县大举南下,汤恩伯集团奉命让开正面,退入抱犊岗东南山区,重炮营则前往台儿庄运河南岸,归战区长官司令部直接指挥。敌军果然舍汤兵团不顾,倾其所有,沿临枣支线南下,敌军总数超过四万,拥有战车装甲车7,80辆,山炮野炮重炮超过百尊,更有大批飞机助威,徐州城和铁路沿线桥梁车站,均被炸得一片稀烂。

3月23日,敌军前锋已抵达台儿庄北泥沟车站,24日,敌人开始猛烈炮轰我防御工事,第二集团军阵地每日落下炮弹6,7000枚之多,炮轰后,敌军以战车为前导,向我猛冲。我军既然无平射炮,又无战车,以血肉之躯与敌人炮火战车搏斗,至死不退。敌人猛攻三昼夜,才攻入台儿庄城内,与我军发生激烈巷战,第二集团军伤亡过半,有不支之势,我严令孙连仲死守待援,同时严令汤恩伯军团迅速南下,夹击日军。四月三日,台儿庄全庄三分之二已经落入敌手,我军盘踞南关,死拼不退。敌人志在必克,电台也对外宣布台儿庄已经全部落入己方之手,池峰城师长感觉全军即将覆没,向孙连仲请示,是否能转移阵地至运河南岸,孙连仲遂亲自与我通电说“报告长官,第二集团军已经伤亡十分之七,敌人火力太强,攻势过猛,可否请长官答应暂时撤退到运河南岸,给我们第二集团军留点种子,也是长官的大恩大德!”

孙总司令说的如此哀婉,但我预算汤恩伯军团明日即可抵达台儿庄北部,如于此时放弃,岂不功亏一篑?我因此对孙连仲说“敌我在台儿庄血战已经一周,胜负之数决定于最后五分钟,援军明日中午可到,我本人也将于明晨来台儿庄督战,请你务必守至于明日拂晓,如违抗军令,当军法从事”。此时,我的内心也觉得难过,向孙连仲下达如此严厉的命令,但如不这样,则大局顿坏,孙连仲见我意志坚决,便说“好吧!长官,我绝对服从命令,整个集团军打完为止”在电话中,我还告知他“你不但要守到拂晓之后,还要于今夜发动夜袭,以打破敌军明日拂晓的攻击计划”。随后,孙连仲指示池峰城“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上前填进去,你填过了,我就来填进去,谁敢退过运河,杀无赦!”

当日午夜,敌人停止进攻,我军敢死先锋队数百人,分组趁夜色向敌军发动反击,奋勇异常,官兵手持大刀,向敌砍杀,敌人白昼血战一日,完全没有料到我军尚有勇气发动夜袭,于是仓皇迎战,乱作一团,血战数日为敌占领的台儿庄街市,竟被我军一举夺回四分之三,敌人死伤惨重,退守北门。

黎明之后,台儿庄北面炮声逐密,我乃率随员乘车至于台儿庄郊外,汤恩伯部已经在敌后出现,敌军撤退不及,陷入重围,我亲自指挥台儿庄守军全线出击,杀声震天,敌人本已是强弩之末,又受围困,弹药汽油即将用罄,全军士气低落,狼狈突围逃窜,机动车辆多被击毁,遗尸遍野,弹药,马匹,枪械遍地都是,我军向敌猛追,如疾风扫落叶,锐不可当,矶谷师团长率领残军突围窜往峄县,闭门死守,台儿庄之战,至此完成我军全胜之局。

战后检点战场,敌人弃尸数千具,初步统计死伤在两万人左右,战车被毁30余辆,俘获大炮机枪战利品不计其数。我军以十余万疲惫“杂牌"之众,两面受敌,为何能在徐州外围决战获胜,主要原因有以下数端:

1.三十一军在津浦线南段运用得宜,据守明光达40余日,使得敌人与我军胶着于津浦铁路沿线,我军得以抽调张自忠部北上增援临沂。

2.庞炳勋与张自忠共捐前嫌,在临沂获胜,阻止板垣,矶谷师团在台儿庄会师。

3.我拒绝将长官司令部迁离徐州,如按照军委会命令迁往归德,或亳州,则一切命令情报只能靠无线电,如同耳目失聪,加之远离第一线战场,于士气不利,也让总司令部无法掌握前线最新战况。此时,长官司令部在徐州,也激发全军“背城死战”之决心。

4.敌军新胜,骄狂无比,认为徐州乃囊中之物,不待各路配合,冒险前进,落入我军预设陷阱。

台儿庄受挫后,四月间,敌人增调13个师团,30余万人分6路对徐州进行大包围,试图将我五战区野战军一举歼灭。我判定,我方大军,包括原有部队以及新抵援军,不下六十万,靡集于徐州周边地区,徐州地处平原,正是敌人机械化部队与空军施展其长处的绝好场所,若不自量力与敌人进行大规模阵地消耗战,则必然重蹈京沪抗战的覆辙。我遂命令,徐州东北孙连仲,孙震,庞炳勋等诸军,凭借运河天险以及运河以东地区固守,趁敌人尚未于陇海线会师之时,掩护徐州四郊大军向西南两方面撤退

5月中旬,我军其他各部陆续开始撤退,为了避免敌机轰炸,昼伏夜行,敌人地形不熟,不敢贸然于夜间堵截。至5月18日,各路大军已经撤退就绪,我决定于18日夜放弃徐州,11时,我率领长官部职员,特务营,留守机关人员和新闻记者,共千余人,合乘火车一列南开。

台儿庄大捷是徐州会战的一部分,参战的中国军队是李宗仁指挥的基本上由杂牌军组成的第五战区部队,这些部队是:

第31军,辖3个师,原系桂军,战斗力颇强,也算李宗仁的嫡系部队

第3集团军,辖第12、55、56军,司令是放弃了山东被蒋介石枪毙的韩复榘,战斗力也比较强。

第51、57军,共有4个师,原系东北军,战斗力一般。

第89军,有2个师,由江苏的保安部队改编,战斗力差。

第40军,原系西北军,战斗力差。

这是战前第五战区的基本部队,会战打响后,又有川军第22集团军,桂军第21集团军,西北军第59军,中央军第20军团、第11集团军相继加入。总兵力最多时达到60余万人。

日军分为南北两部分,北面是隶属于第二军的第5、10师团,这两个师团自战争开始就在北方战场横冲直撞,似乎无人敢撄其锋。南面是隶属于华中方面军的第3、9师团,这两个师团先后参加淞沪会战和进攻南京的战役,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元凶之一。

南线日军首先被挡在了淮河以南,迫使日军改变南北对进的计划,把主要攻击力量寄托在北线,南线采取守势。北线日军进展也不是想象中的顺利,首先第5师团在临沂被中国军队第40、59两个军缠住厮杀,分身乏力。只有第10师团一路横冲直撞,攻破藤县,直指台儿庄。

第五战区长官部见第10师团孤军深入,决心在台儿庄迎敌,一鼓作气吃掉这股日军。然而各军防线均十分吃紧,关键在于临沂方面的部队能否挡住第5师团、防守台儿庄的部队能否守住台儿庄和运河、外线部队能否及时赶到合击日军。

对此,李宗仁、白崇禧与中共方面的周恩来、叶剑英等人商议后,决定采取以运动战为主、辅以阵地战的攻势防御。以台儿庄为预设战场,以西北军第2集团军约2万余人固守台儿庄正面及运河一线,吸引和消耗日军,特别是台儿庄,务必坚守3天;中央军汤恩伯第20军团置于日军两翼的东集、西集、凤凰庄,做好打击日军侧翼的准备。同时,国民政府军委会又调集在武汉附近集结的第8、27、64、74、78共5个军向徐州方向火速增援。

战役结果,日军在中国战场最精锐最骄狂的第5、10师团被打垮打残,减员超过1.6万余人,武器装备损失殆尽,成为日军自明治维新以来最大的一场败仗。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

图片 6

问:抗战徐州台儿庄大捷,李宗仁是如何排兵布阵的? 真实历史。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李宗仁亦有同感:台儿庄大捷是国共合作的结果。

三、阴差阳错,两军激战台儿庄

这时日军由于坂本支队在临沂陷入苦战,濑谷支队奉命东进支援,并派出“台儿庄派遣队”(第63联队第2大队,配属野炮1个大队),于3月23日南下占领台儿庄,确保支队侧翼安全。

于是在同一天进攻的中日两军途中不期而遇,第31师佯攻部队败回台儿庄,濑谷支队根据俘虏口供,得知了李宗仁的围歼计划,于是仅派沂州支队(1个加强大队)增援坂本支队,支队主力集结于临城和峄县,准备与第20军团决战。

濑谷启少将其实是没有犯什么错误的,无奈师团长矶谷廉介和军司令官西尾寿造都是白痴,强迫濑谷支队进入中国军队的包围圈,如果不是濑谷启临阵抗命,中国军队当可全歼该支队

本来李宗仁的围歼计划至此已经算失败了,但是第20军团见濑谷支队主力并未南下,遂未按原计划进攻日军,仍然躲在抱犊崮山区按兵不动,这样一来,敌不动,我不动,双方主力都不动,台儿庄遂打得昏天黑地,逐渐变为战役的中心。

此后数日,濑谷支队完全被自己的各级上司给坑了,先是师团长命令其派遣第63联队主力南下增援,使台儿庄派遣队达到一个加强联队。接着第20军团在李宗仁命令下做出了南下的姿态,日本第2军司令官担心第63联队被围歼,越级命令坂本支队放弃临沂增援台儿庄,濑谷支队主力增援台儿庄。

李宗仁给汤恩伯一个主角位置,他生生演成了配角,还差点成为反角,人生之机遇,真是难说得很

而第2集团军也被第20军团坑惨了。汤恩伯担心自己遭到日军两个支队东西夹击,一溜烟跑了,4月2日,两个日军支队都抵达台儿庄前线,第2集团军伤亡惨重,恳请撤退。李宗仁一面严令不得撤退,一面请求蒋介石给汤恩伯施加压力,迫使第20军团恢复进攻。到了4月5日,形势陡然转变,坂本支队被第20军团三面围攻,只得连夜撤退;濑谷支队见势不妙,也不顾师团长要求继续进攻的白痴命令,烧毁辎重和尸体逃走,仅有在台儿庄内与第2集团军纠缠的第63联队第2大队一部无法撤退,最终被围歼。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

活跃在台儿庄一带的中共苏鲁豫皖特委,受命支援抗战。中共特委动员组织鲁南老百姓,冒着炮火,把大刀、弹药、粮食、蔬菜、肉蛋、烧酒、食盐等送上前线,再将大批伤病员运往后方救治。同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积极配合淮河沿岸李宗仁的部队,阻击日军北犯。张云逸所率新四军一部遵照中央军委指示,进入蚌埠、徐州、合肥三点之间作战。周恩来曾指示新四军配合李品仙集团军,牵制由南京渡江北上的日军。

当日军板垣师团在临沂败绩累累之时,日军西路第10师团长矶谷仍然武士道精神十足,不顾一切向南推进。李宗仁调来川军邓锡侯第22集团军、孙震的第41军赶往滕县,拒敌南下。

此战,王铭章部在外无援兵,内无补给的情况下以寡击众,付出重大伤亡代价,歼灭敌2000余人,阻敌三日有余。

晚年李宗仁在回忆录中写到:“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成就也。”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一个国家的落后,体会深的莫过于它的军队。当闻说李宗仁在台儿庄打败了日军精锐的两个师团,蒋介石是不愿意相信的,因为他不明白,第五战区这些杂牌军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战斗力。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王师长殉国后,川军第122师的将士大多数在与日军的死拼中牺牲,直至城陷终未后撤一步。城内300余重伤员在滕县失守以后,以手榴弹互炸殉国。此战,王铭章部在外无援兵、内无补给的情况下以寡击众,付出重大伤亡代价,歼灭敌2000余人,阻敌三日有余。

图片 7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一个国家的落后,体会最深的莫过于它的军队。当闻说李宗仁在台儿庄打败了日军最精锐的两个师团,蒋介石是不愿意相信的,因为他不明白,第五战区这些杂牌军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战斗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晚年李宗仁在回忆录中写到:“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成就也。”

在抗日战场上,有这么一支地方军。他们没有精良的武器,没有统一的编制,甚至人手一枪都不能满足。他们的家乡作为在整个抗战期间中国仅有的4个没被日军踏足过的省份,承载着各种超负荷的负担。但是这里的人民却毫无怨言,一边节衣缩食、勒紧裤带,甚至连乞丐都将自己乞讨来的钱捐出支援政府抗战,一边含泪把近300万子弟送往前线。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1938年,部队在院内集结,村民在一旁观看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除第20军汤恩伯部外,其余都是“杂牌军”,来自天南海北:张自忠第59军、庞炳勋军团原属西北军,李品仙第11军和廖磊第21军是桂系军队,孙桐萱第3集团军遗自韩复榘部,他们的装备、待遇、训练、升迁以及战斗力,均无法与嫡系相提并论。刚结束不到半年的淞沪战场上,他的嫡系部队,包括有着嫡系中的嫡系之称的87、88师以及最精锐的中央教导总队和各部支援淞沪战场的148个师及62个旅,共计80余万人阻击日军都以失败告终。而强悍的日军怎么会被一群乌合之众,地方杂牌军所击败?不仅他有疑问,就连日军大本营都觉得不可思议,你们的王牌部队都不行,连南京城都被我们攻占了,怎么会在台儿庄这个小地方被杂牌军击败?

日本人要王铭章投降,他坚决不肯。他砸毁电台,亲自上西北城墙,指挥警卫连一个排进攻西门城楼,该排全部阵亡,而王铭章也腹部中弹,而后他用手枪饮弹殉国。当时滕县县长周同知道后,从城墙跳下,陪同殉国。王师长殉国后,川军第122师的将士大多数在与日军的死拼中牺牲,直至城陷终未后撤一步。城内300余重伤员在滕县失守以后,以手榴弹互炸殉国。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

由于装备落后,且是地方杂牌军,他们被很多所谓的正规军排挤,无人想要,给出的理由是“抗日不足,扰民有余”。

图片 8

图片 9

在台儿庄战役最激烈的时候,日军凭借火炮优势,攻入台儿庄内。守卫的31师师长池峰城立即组织敢死队,准备夺回阵地。战士们知道此去九死一生,依然踊跃报名。池峰城宣布:“每名敢死队赏大洋30块。”报名的战士当即表示:“要钱干什么?我们打仗是为了不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作日本人的奴隶,是要争取民族的生存。”敢死队趁夜色冲入敌阵,白刃战中,有的受了伤,又从血泊中爬起来,用大刀砍杀敌人;有的拉响身上的手雷和敌人同归于尽。阵地夺回来了,57名敢死队员却只剩下11人活着回来......

时过境迁,当我们今天再回首这场战役的时候,那些曾经为民族浴血奋战的人,绝大多数都已不在人世。在那段风雨如晦的日子里,正是他们的不屈,才让我们这个民族挺直脊梁。今日,我们回首这场由杂牌军创造的神话,在感慨的同时,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个为民族抗战胜利而献出生命的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无分贵贱、高低,他们为国牺牲,虽被视为杂牌军,而实当尊称他们为英雄,他们为国家捐躯,亦终为后人永远怀念!

战斗最惨烈时,东北军连长林明率军支援巷战,在他们之前进城的东北军一个营的战士全部牺牲了,而他所在的连145人,到战役结束时,包括林明在内,只剩下18人。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的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闻之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孙震部刚在滕县部署就绪,矶谷师团就发动攻击。日军以数十架飞机、30余门大炮狂轰滥炸,滕县守军师长王铭章督战死守。在兵尽粮绝之时,王铭章见援军无望,给孙震发电,表示:“决心死拼,以报国家。”

图片 10

自恃嫡系的“中央军”,也赞叹“人民之战”。“民众的力量完全和军队配合起来了,在战场上抢救伤兵的是民众,当侦探的是民众。帮助军队输送枪弹、粮食的也是民众……充分地担负起救亡的责任来了。”

1938年,部队在院内集结,村民在一旁观看

当日军板垣师团在临沂败绩累累之时,日军西路第10师团长矶谷仍然武士道精神十足,不顾一切,日益向南推进。李宗仁调来川军邓锡侯第22集团军,孙震的第41军赶往滕县,拒敌南下。

他们不明白,战争打到最后,永远是人与人的对抗,永远是意志力的对抗。

图片 11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图片 12

图片 13

而正是这样的一支部队,用手里的汉阳造,甚至土枪,在徐州外围的滕县,打响了台儿庄战役的第一枪。

1938年的鲁西南地区,贫穷落后。各参战部队多系杂牌,饱受蒋介石歧视,不仅武器装备很差,而且医护人员极少,药品奇缺,弹药、粮食、蔬菜供应不上。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图片 14

在临沂之战中,张自忠部有一个名叫冉得名的营长牺牲了。后来冉得名的妻子来部队找丈夫,她见到了张将军,张将军对她说:冉营长牺牲了,他是为国家。今后我张某人也会为国牺牲的,我们是军人,只是国难到了这个时候了。

在抗日战场上,有这么一支地方军。他们没有精良的武器,没有统一的编制,甚至人手一枪都不能满足。他们的家乡作为在整个抗战期间中国仅有的4个没有被日军踏足过的省份,承载着各种超负荷的负担。但是这里的人民却毫无怨言,一边节衣缩食、勒紧裤带,甚至连乞丐都将自己乞讨来的钱捐出支援政府抗战,一边含泪把近300万子弟送往前线。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图片 15

1938年,中国军队采取巷战与日军周旋。此图展示了中国军队的英勇顽强,后来被收录到了中学历史课本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本文由118彩图库彩图全部发布于118彩图库118论坛,转载请注明出处:台儿庄战役,李宗仁是如何排兵布阵的

关键词:

民国第一侠盗,历史人物

自己作燕子李三辩解律师的想起 首页野史秘闻 民国时代第生机勃勃侠盗“燕子李三”做过那么些事?最后怎么死的?...

详细>>

人生在世,赤裸裸的人性

《捧场》今天准备的匆忙 心情有一些彷徨还曾有过幻想此刻是为你而梳妆我们的缘如冰 总想紧紧握住就不放就算再投...

详细>>

人生在世,赤裸裸的人性

《捧场》今天准备的匆忙 心情有一些彷徨还曾有过幻想此刻是为你而梳妆我们的缘如冰 总想紧紧握住就不放就算再投...

详细>>

与您相约第六届嘉德典亚艺术周,冬日怀旧给你

南方网讯2018农历新年之际,饮誉上海滩的粤菜品牌“誉八仙”来到深圳万象天地,再现“西关古风”。 屋子的主人把...

详细>>